【中華MOD電影】《金屬之聲Sound of Metal》~~遇見你是此生最美好的幸福

95.jpg  

 

初看本片前衛又重金屬搖滾感的電影海報時,直覺是一部主角狂熱又鼓聲喧囂的影片。其實不然,另一個譯名《靜寂的鼓手》即貼切的道出劇中情境,很多時候沉靜無聲到令人心慌,滿身刺青的鼓手主角亦溫柔得讓人心疼。

 

《靜寂的鼓手》譯名與2015年《進擊的鼓手Whiplash》有諧音之趣,也都有一對年歲相差頗多的師徒檔,然而譜寫的調性大相逕庭。這兩部影片都在一個月內拍攝完畢,兩位導演行事效率極高。

 

106.jpg   

試想,一個音樂人聽不到聲音是何種悲慘無助的景況?

重金屬樂團鼓手魯賓·史東Ruben Stone(里茲·阿邁德Rizwan Ahmed)就遇到了。

 

Ruben與女友露·伯格Lou Berger(奧利薇亞·庫克Olivia Cooke)組了樂團「雙陸棋Blackgammon」,兩人開著露營車到處巡迴演出,十分快活愜意。毫無徵兆中,Ruben擾嚷狂放樂聲相伴的日常竟一夕之間安靜了下來。這對伴侶該如何面對此無常?Ruben又該怎麼走出此困境?

 

100.jpg   

音效是這部影片的靈魂,它讓觀者感同身受失去聽力的恐懼過程。破題節奏明快,開場十分鐘後Ruben就減損了八成的聽力。Ruben剛失去聽覺時四周一片寧靜,音效如實製造出那種情境,觀者彷彿也跟著喪失聽力而覺得惶惶不安。

 

而末段Ruben動手術植入人工耳蝸後,碎裂、失真的混亂聲音,同樣讓人有身臨其境之感。

 

94.jpg   

里茲·阿邁德Rizwan Ahmed曾演出2016HBO歐美劇《The Night Of 罪夜之奔 》,對其遭種族主義迫害、在獄中人格由白轉黑的巴基斯坦裔穆斯林大學生角色印象深刻。

 

本片飾演鼓手魯賓·史東Ruben Stone,早已洗去當年青澀,精準詮釋失去聽覺的經歷與心情。

 

98.jpg   

奧利薇亞·庫克Olivia Cooke2018年的《一級玩家 Ready Player One 》打開知名度,每回見她都覺得看到了瑪麗·蘿絲·伯恩Mary Rose Byrne><//,演技洗鍊自然,現已成為新生代演員代表人物之一。

 

馬修·亞瑪希Mathieu Amalric飾演Lou的父親,他就是《氧氣危機Oxygen 》裡的AI醫療介面溝通員M.I.L.O配音員喔。

 

105.jpg   

這是導演達瑞斯·馬德爾Darius Marder第一部劇情長片,他也兼任劇本編寫,《金屬之聲Sound of Metal》入圍奧斯卡6項提名,獲頒最佳音響和影片剪輯獎,可謂大豐收。

  112.jpg  

故事看似平凡,起承轉合卻很特別,前、中、後段每一轉折都令我感到驚奇,完全無法預知劇情走向。

 

原以為RubenLou會立刻籌錢去動手術,然後兩人相互扶持勉勵…結果卻是Lou為了Ruben僅存的聽力著想,勸說他留在「聽障人社區」學習過失聰的生活,兩人只能含淚揮別。

  97.jpg  

這個專為聾人設置的社區是由教會提供經費,協助聽障人互助共生,領導人是喬Joe(保羅·拉西Paul Raci)。Joe希望Ruben的生活不受打擾,於是扣留了露營車鑰匙與手機。比較不解的是,為何Joe不讓社區成員與外界接觸,難道他們一輩子都要成為化外之民嗎?)

 

Joe參加越戰時有炸彈在旁邊爆炸而失聰,他開誠布公自己後來因酗酒導致家人離散。Ruben也坦承會失去聽力是因為吸食了大量的海洛因,雖然已戒毒,顯然遺毒仍傷害了聽覺。

 

102.jpg   

Joe如父如良師,安排Ruben上手語課,給他一個靜思寫內心想法的小房間,為他重建新觀念:聽不到聲音不是缺陷,是老天爺給的另一種禮物。在安靜無聲中享受當下的分分秒秒,宛如在上帝的國度~天堂。

 

111.jpg   

Ruben和一群從小就喪失聽力的小朋友一起上課、踏青、遊玩,也教他們打鼓,看著小孩天真的臉龐感觸良多。本來像個局外人的Ruben學了手語、交到許多不同年齡的朋友,與眾人相處如家人一般和樂融融。

 

109.jpg   

然而,當Ruben學會手語結交了朋友,也適應了喪失聽覺的日子,內心仍放不下與他相伴四年感情深厚的女友。偷偷上網查看Lou的現況,發現她在巴黎獨自表演,Ruben感到焦慮,自己似乎離Lou越來越遠,再不改變恐怕會成定局。

 

101.jpg   

為了再次聽到聲音,為了與Lou再續音樂生命,Ruben捨棄Joe建議其成為社區真正成員的提議,毅然決然賣掉樂器和露營車,動了人工耳蝸手術。

 

新型手術使人大開眼界,戴上人工耳蝸後由大腦接收外在的聲音,Ruben聽到聲音既震撼又激動。

 

110.jpg   

Ruben飛去比利時找女友,Lou的父親理查Richard(馬修·亞瑪希Mathieu Amalric)來應了門,講述Lou的精采生活。Ruben雖見到了朝思暮想的Lou,也感受Lou看到他的喜悅,卻難以無視橫亙在他倆之間的鴻溝。

 

畢竟不是由真正耳朵所聽到,因此Ruben接收的聲音斷續又吵雜,一切聲音都失了真,聽久了,原本興奮的心情漸漸冷卻,Richard的生日派對上,Ruben顯得格格不入。

 

107.jpg   

開場Ruben打鼓、Lou彈吉他演唱,歌詞內容直白表達出兩人是彼此的唯一,在一起就能相互淨化,歌曲結束時RubenLou深情凝望,狂野又纏綿。

 

末段Richard彈鋼琴,Lou唱了一首法語歌,歌詞表述「你將離去,我卻留下…這場愛很瘋狂、讓我窒息,再一次,我的愛讓我死去(哇,這老爹太有心機)兩首歌曲前後呼應,情境心境相互對比,RubenLou的未來愛情已然失去色彩。

 

108.jpg   

當夜,RubenLou倡議樂團的新方向,Lou卻默默無語,Ruben料想的情況果然發生了。但Ruben沒有憤怒沒有怨恨,實際上Ruben無法再打鼓,聯繫兩人的音樂靈魂已分散,他明白Lou前途光明,自己不能變成她的絆腳石。

  99.jpg  

對於從小父不詳長期吸毒的他而言,遇到Lou已是此生最美好的幸福。RubenLou感謝彼此相伴成長,使自己為更好的人,RubenLou的愛情很純淨強大,早已跨越聽覺的障礙。兩人相擁而泣祝福對方,下一段旅程無法繼續同行,雖感遺憾但已不再悲傷。

  114.jpg  

Ruben離開Lou家獨自漫步街道,坐下休息時聽到鐘聲,原本應當是莊嚴的鐘聲,此刻卻成了巨大又破碎的噪音。拿掉人工耳蝸助聽器,瞬間悄然無聲,Ruben感到自在與平和,他與自己的外在殘缺妥協也和解了。

  113.jpg  

 

93.jpg  

 

 

文章標籤